加拿大快乐8开奖网站 www.sux65.cn   三日之后,兵部。

  戚继光骑着快马,来到兵部大堂前。他双眼赤红,左手拎着先帝御赐的龙泉宝剑,右手提着一个包袱。

  戚继光下了马就要往兵部大堂里闯。

  一个不识趣的亲兵却拦住了戚继光:“你是什么人?兵部大堂不得擅入。总要通禀一声?!?/p>

  戚继光本来就满腹的火气,他一脚揣在了亲兵的小腹上:“去你娘的!”

  亲兵挨了这一脚,直接躺倒在地。

  兵部的守门千户见状走了过来,见是戚继光,他连忙拱手道:“原来是戚大帅!这小子是新调来的,不识得戚大帅,还请您见谅?!?/p>

  戚继光张嘴便骂:“郭乾老儿在不在大堂里?”

  守门千户答道:“在呢?!?/p>

  戚继光拎着剑和包袱,怒气冲天的直接进了兵部大堂。

  郭乾正在大堂上喝茶呢。见戚继光进来了,他惊讶道:“边军掌军大帅无旨不得进京。戚大帅,你怎么来兵部了?”

  戚继光闻言,冷着个脸,一手将包袱摔到了郭乾面前,他大喊道:“姓郭的!睁开你的狗眼看看,这就是你替我们边军将士采购的棉衣?你知不知道,冬至节一场大雪,光古北口长城就冻死了四十多号弟兄?”

  郭乾在名义上始终是戚继光的上司。戚继光如此无礼,他面有愠色:“戚继光,有事说事。别在兵部大堂撒泼打横!”

  说完,郭乾打开了包袱。包袱里是一件新棉衣。

  郭乾问戚继光:“这棉衣是新的啊。你看着棉布多瓷实?穿上怎么能冻死人?”

  戚继光赤红着双眼,直接抽出了龙泉剑,走到了郭乾面前。他用剑挑开了棉衣,新棉布里裹着的稻草和破棉絮露了出来。

  郭乾傻眼了:“怎么会是这样?”

  戚继光大怒道:“姓郭的。我知道你是个清官!应该不会跟黑心商人上下齐手,坑害我蓟州镇的将士。我只问你,是哪个商人做的这些棉衣?告诉我名字,我特娘去砍了他!”

  Bd酷匠!u网唯、q一zB正sS版,,)其他`o都H是%}盗版Td0le

  郭乾叹了口气:“我的戚大帅,那个人,你砍不得!”

  戚继光是一个遇事很冷静的人??伤氖嗝墼蟮苄?,没死在鞑靼人的马刀下,却死在自己人做的黑心棉衣里,他心中无限的愤怒已经让他失去了理智。

  戚继光歇斯底里的大喊:“杀人偿命,欠债还钱。自古就是这个道理!丧了良心的乌龟王八蛋造出这黑心棉衣,害死了我的袍泽,我砍了他合理合法!姓郭的,你快说,到底是谁造的这些黑心棉衣?”

  郭乾叹了口气:“唉,造这批棉衣的,是武清伯李伟??!我的戚大帅,难道你要杀当今的国丈爷么?”

  戚继光闻言,手中的龙泉?!暗编ァ币簧邮种谢?,掉到了地上。

  戚继光始终不是俞大猷那样的莽夫。他知道,自己能够在蓟、辽、宣实行那些防御方略,全靠着张居正的支持。而张居正的后台,又是李贵妃。。。

  戚继光近乎绝望的仰天长叹:“天??!难道我的四十多名弟兄就白死了么?”

  郭乾拍了拍戚继光的肩膀:“戚大帅,节哀。你要真想替死去的袍泽伸冤,只能去找一个人。也只有那个人,敢缕武清伯的虎须?!?/p>

  戚继光问:“谁?”

  郭乾答道:“贺六?!?/p>

  兵部跟锦衣卫就隔了一条大街。戚继光出了兵部大堂,拎着包袱直接进了锦衣卫,找到了贺六。

  贺六早就听说,邵大侠最近与武清伯合作,跟兵部做了一单棉衣生意。他万万没有想到,邵大侠竟如此大胆,用稻草和破棉絮糊弄边军的二十多万将士!

  戚继光久经战阵,受了重伤都不会哼一声??纱耸?,他却在贺六面前哀嚎:“冻死的那四十多个弟兄,他们都是戚家军义乌建军时的老兵??!他们随我南征北战,没死在倭寇的倭刀下,没死在鞑靼人的马刀下,却死在了大明的国丈爷手里!呜呜,他们死的冤??!”

  贺六不知道该如何安慰戚继光。

  他对戚继光说道:“戚大帅,您是边军的掌军大帅。无旨进京是犯忌讳的。这样吧,你先回蓟州镇去。这件事,我管了!我定会让罪魁祸首付出代价!”

  送走了戚继光,贺六拎着那件破棉衣,进了宫,找到了冯保。

  冯保问:“六哥,你手里拿着的是什么?”

  贺六将那件棉衣递给冯保。

  冯??戳丝矗骸罢馐蔷┏抢锬母銎蜇ご┑拿抟掳??里面怎么都是破棉絮和稻草?”

  贺六道:“如果我告诉你,这是今年兵部采购,送给九边兵士过冬的新棉衣,你信么?”

  冯保闻言惊讶不已:“给九边兵士过冬用的新棉衣?卧槽!供应棉衣的商人黑了心了吧?”

  贺六道:“做这单生意的人,打的是武清伯李伟的名号。你将这件棉衣带给李贵妃,然后告诉他,锦衣卫贺六求见?!?/p>

  按照大明的宫制,武将不得擅见后妃。这是怕后妃们给皇帝带绿帽。不过李贵妃如今执掌后宫,没人敢在这种事儿上挑她的毛病。

  半个时辰后,李贵妃在坤宁宫见了贺六。

  李贵妃面露愠色:“贺六,你说这棉衣是武清伯所制,供应给了九边将士?武清伯是害死四十多名边军兵士的罪魁祸首?”

  贺六摇头:“不!李贵妃。武清伯只是被人利用。真正的罪魁另有其人?!?/p>

  李贵妃问:“真正的罪魁是谁?”

  贺六道:“此人自称什么邵大侠。是个地痞出身的官场掮客。他利用归醉楼,大肆为官员们行不法情事穿针引线。这一回的棉衣案,便是他蒙骗武清伯,打着武清伯的名号做下的!”

  李贵妃皱了皱眉头:“此人该死!贺六,你要彻查这件事!还武清伯一个清白?!?/p>

  贺六叩首道:“臣谨遵贵妃娘娘懿旨!”

  贺六主动撇清武清伯与棉衣案的关系,是为了让李贵妃不要阻拦他整治邵大侠。

  邵大侠以布衣之身,干预朝政,已经威胁到了江山社稷的稳固。贺六已经下定了决心将他除掉。

  微信搜“酷匠网”,关注后发作品名称,免费阅读正版全文!更新最快!